阅读小说网
当前位置:阅读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幻想修真 > 神泣

第五十六章宿命(上)

小说:神泣 作者:颜莫如雪 更新时间:2017/12/1 17:31:30 字数:3696 繁體版 全屏阅读

    天城,众神王宫。

    茫茫黑暗中,有人无声浮现。

    “冰羽参见沧月冕下!”

    光华横溢,云雾缭绕,一道曼妙身影从虚空中踏步而现。

    倾城倾国,绝艳天下,她是,七百多年前的天下第一王者,冰之沧月。

    “冰羽。”

    “末将在!”

    “你在这仙界存在多少年了?”

    “七百七十七年。”

    “晋入王阶多少年?”

    “七百年。”

    “现在还停留在王阶的境界?”

    “是。”

    “可曾想过要打破天地桎梏,修成王者之身?”

    “是曾想过,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冕下您曾经说过,时机未到。”

    “时机已经到了。”

    “什么?时机…….到了?”

    “时机确是到了,但是…….。”说到这里,一代女王沉默了,轮回万象,变数诸多,是对或错,她难以决策。

    良久的沉寂后,冰羽忍不住了。

    “还望冕下直言。”

    莲步轻移,她转身望向王宫远方,似要透过茫茫黑夜直视到仙界的另一边。

    “你命中有七劫,对应七杀之数,若想化劫成王,你必须找到一个人,普天之下,也唯有他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不知,此人现在何处?”沉默片刻后,冰羽问道。

    “光、之、同、盟!”

    ……

    广羡之天,水羡之城,将军府废墟之上,天剑九渊华光万丈、气机慑人,凛冽杀气弥漫四方上下,无人可正视之。

    雨不停,风不止,血水成流尸满地,寒气萧瑟苍凉意。

    天外,一道冰光闪过。

    浩瀚气机犹如一支自九天之上飞来的箭矢,嗖的一声,正中九渊剑本体。

    轰隆,能量狂暴,波动四方将千百将士掀翻在地,就连叶少龙也没有幸免。

    当啷一声脆响,九渊剑光芒散去,在众目睽睽中掉落在地。

    大雨中,诸多将士目露惊愕面面相觑,全都愣住了,情势转变如此之快如此之惊人,没有人能反应得过来。

    直到,火光从天而降,一道人影凭空出现在昏迷不醒的逆神身前。

    “快,拦住他。”叶少龙一声大喝,当先挥剑而动。

    顿时,千百将士尽皆冲了上去,死伤如此惨重的情况下,将军府谁都不愿那如妖如魔的少年就此被人救走。

    轰,火光冲天,穷穷烈焰遇风而盛,硬是在滂沱大雨中将所有人都给挡住了。

    唰,剑气凛冽,叶少龙以结界护身,毅然越过了团团大火一剑斩下。

    伴着阵阵低沉的嗡鸣声,烈火涌动,急剧收缩,于刹那间凝为了一面火墙挡住了叶少龙的剑。

    火墙另一边,那浑身透发炽热气机的人一手扶起逆神,一手将弑心、九渊两柄神剑探到手中,紧接着纵身一跃,就此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

    砰,叶少龙惊怒交集,一剑将火墙斩灭,却发现那人已然连人带剑地将那少年给救走了。

    “可恶!”怒不可遏之际,叶少龙只觉一阵后怕,扫视一地死尸,再回想那神剑之威,他实是不敢想法,那少年若是真正成长起来,这仙界未来只怕,将会是一个人的天下。

    一将功成万骨枯,君临天下众生颤,七百多年了,难道,仙界真地又将有至强王者诞生了吗?

    仙界未来会怎样,叶少龙不知道,但他隐约可以看到,这平静已久的广羡之天已经开始乱了。

    ……

    半个月前,羡天北部,一座常年死寂的火山突然爆发,无情将山脚的村子吞噬,千百村民尽数被岩浆湮灭,魂飞魄散,尸骨不存。

    死火山是不会爆发的,除非,有人从中作祟。

    一般,人们也不会将村子建在火山脚下的,除非,这些人有着不得已的苦衷,是想从死火山里面得到些什么。

    果然,有人查到,从中作祟的人是仙剑公会弟子,目的是想借用火宗的存亡去试探怒焰公会的底细。

    当然,那被穷穷岩浆吞没的千百村民也不是普通人,而是火宗的核心人物,为避仇杀,不得不隐居深山,常年活动在火山脚下以汲取源源不断的地火之力修炼自身增强修为。

    自然而然的,查出火宗灭门真相的也不是旁人,而是火宗宗主的长子,焰凝。

    焰凝现年五十二岁,存世一百零八载,乃是火宗最有望突破圣阶一跃为王之人。

    焰凝有一位师傅——一头常年潜在混沌深处的火龙,存世七百七十七载,修为在圣阶第九重天巅峰,在王阶少有的当世,纵然放眼整个仙界也是凤毛麟角般的绝强存在,不过…..

    “我不是你师傅。”虽然火龙是看着焰凝长大的,也是唯一肯教焰凝修行的人(或龙),可却不只一次这样对焰凝说道。

    “为……为什么?”焰凝也不只一次这样问道。

    而每一次,火龙都沉默以对。

    直到最后一次,火宗满门被灭,焰凝最后一次到得混沌深处,向火龙求取复仇之术。

    “去圣地罢,你我缘分已尽,我也命不久矣,时候,已经到了。”不及焰凝开口,火龙便黯然长叹道,并随之将一颗七彩流溢的宝石交予焰凝手中。

    “此乃七彩天晶石,天地之间,只此一颗。”

    “师傅…….。”

    “我说过了,我不是你师傅,想知道为什么,就去圣地罢,七彩天晶体石会指引你的道路的。”说完,火龙身形幻灭,彻底化为了团团烈焰,就此烟消云散,形神俱灭。

    “师傅!”一声痛呼,声泪俱下,焰凝也就此昏死了过去…….

    ……

    多少次鲜血淋漓,伤痛始终填满记忆。

    只因为始终相信,放手一搏才有希冀。

    总是在鼓舞自己,宿世轮回不能放弃。

    热血在火海沸腾,王者,已在仙界崛起!

    “小欣姐姐,你可算醒了,呜呜……。”晨曦微光下,小弦紧紧注视着双眼微睁的逆心,梨花带雨道。

    “小……小弦,哥…..哥哥呢,他……他回来了吗?”声音微弱,气若游丝,逆心勉力开口道。

    小弦一阵摇头,直令得逆心眼中一黯,不过…….

    “小欣姐,这……这个人说,他……他能带我们找到小逆哥哥。”略微将脸上泪水擦了擦后,小弦用手指向身旁,声音哽咽道。

    循着小弦指向看去,逆心这才注意到,小弦身旁还站立着一名二十左右的青年人。

    见逆心将目光投了目光,青年人面露微笑,微微躬身道:“在下火宗焰穆,见过皓月殿下!”

    就在这时,突然,逆心若有所感地扫向了远处山岗,那里,人影窜动,刀剑闪光,似乎,正有大批人士正往这边赶来。

    眸中星光一闪,逆心强行运功使得视线洞穿过清晨的层层雾霭,将那山岗之上的所有看得一清二楚。

    那是,王室的军队,且,全副武装,规模庞大,至少都有一千之数。

    见逆心神色异样,小弦以及自称焰穆的青年人也将目光往山岗那边望了过去…….

    一条尸山血海之路,就此,彻底拉开帷幕。

    ……

    冢天,冰封王座。

    雨后落下一地的忧伤,溶化伊人无谓的伪装。

    落叶排成思念的形状,是谁撑着伞,不敢看?

    红花飘落过后的悠雅,藏着诸多埋在心里的话。寒风吹着心深的牵挂,轻轻拂动她蓝发。

    花刺痛的伤,总不愿去抵抗,该要如何学会隐藏?

    “殿下,要进去吗?”封印之门前,神色凛然的中年男子出言问道。

    中年男子左前方不远处,蓝发女孩微微摇头,轻声道:“时机未到,还是不要打搅他们罢。”

    “他们?属下不知殿下所指的是……..。”

    “传说中,冰封王座内沉睡中无尽神魔,漫长岁月,他们都在守护着一宗神秘事物。”蓝发女孩,也就是颜如雪,转首说道。

    中年男子是池杰,虽为无极战圣,此时却是一点也没听懂颜如雪的话。

    “传说,这里不是光明女神所设下的禁地么?”

    “虚虚实实,亦假亦真,这也便是所谓传说的真谛。”说完此语,颜如雪缓步离去,再不回头望那冰封王座看上一眼,该来的始终要来,命中注定的谁也无法改变,既是这般,她又何必太过执着?

    池杰重复颜如雪之话,复杂异样的目光定定地盯住那闪闪发光的封印之门,这里面,到底有什么?

    也许,连颜如雪都不知道,此时此刻,就在那封印之门的另一边,冰封王座的最深之处……

    云雾缭绕,霞光流转,生机与死气并存,神圣与邪恶交融,万众环绕中,一朵鲜红如血的花,正芳香四溢,含苞待放。

    ……

    烈阳当空,日光正盛,法迪恩各地,群妖低啸,石偶捶地,各类生物都在以自己的方式表达着内心的不满。

    不满那高悬天际的炎炎烈日?不,它们是在不满笼罩此间的缕缕肃杀之气,而这股令得诸多生灵都感到不安的压抑气机则来自法迪恩的中心,那座再无生灵敢踏近的湖中小岛上。

    岛上本来寸草不生,荒芜至极,可就在昨夜,各类植物突然间生根萌芽,这里一夜间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小岛正中,竹屋之前,一柄剑纹丝不动静立于地,虽无七彩,也无华光,但若仔细看去,那的确就是弑心剑。

    法迪恩本是一片无主之地,妖物横行,石偶遍地,虽说不是人迹罕至,可也绝少有人会到这种地方自寻晦气。

    嗡!忽然,颤音突起,七彩暴盛,弑心剑动了。

    啊呜,尖啸声中,群妖四处逃窜,都生怕那肃杀气十足的剑会寻自己麻烦。

    与此同时,法迪恩边境之处,小弦扶着逆心缓缓止步,前方,那道七彩之光是…….

    “是弑心剑。”沉思片刻,逆心微微变色道。

    果然,就在下一个瞬间,七彩闪烁而至,被叶少龙夺去多时的弑心剑稳稳地停在了逆心身前。

    “真地是它。”小弦又惊又喜,弑心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时,青年人焰穆踏出一步,右手前伸,含笑躬身道:“皓月殿下,请!”

    逆心徐徐将七彩盎然的剑握于手中,微微皱眉的同时,不动声色地牵住了小弦的手。

    “小欣姐姐?”

    “小弦,你说,哥哥他真地会在这里么?”事已至此,逆心却不知道该不该相信那自称焰穆的青年人,她不是怕,而是,茫然。

    小弦神色异样地扫了焰穆一眼,若说心里话,她也不太相信那个人,可是…….

    “罢了,我们走罢,去看看好了。”犹豫良久,逆心终究有所决定道。

    “小欣姐…….。”小弦还是有些担心,若在平时她自然不怕,可眼下,小欣重伤未愈,如果……..

    “没事的,我想,弑心剑是不会骗我的。”逆心的确不太相信焰穆,可思虑诸多,她相信自己的剑。

    以前,她只相信自己的直觉,可这一次,她却是对前方的未知没有任何感应,难道说,那是因为逆神犹在昏迷之中的缘故吗?

    不信仙神不信天,唯有仗剑行世间,她可以不相信任何人,却不得不相信自己手中的剑,或许,那便是她的宿命罢。(本章完)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强力推荐

最新签约

点击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