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小说网
当前位置:阅读小说网 > 奇幻玄幻 > 东方玄幻 > 青莲魔主

第二章 风月雅舍迎新客 恶奴胆横欺贵主

小说:青莲魔主 作者:陌上州官 更新时间:2018/3/14 17:22:00 字数:3755 繁體版 全屏阅读

    茫茫岁月里,一个月的光阴算不得多长,可对于一月不见夫君的欣悦,这可算得上无比难磨了。好在有小李白作陪,可这小家伙偏偏总是沉睡,均匀的呼吸让任何医师都无从下手。

    欣悦更是不敢让夫梦知道,只得自己照顾小李白。

    夜给世界披上了一层神秘的纱衣,一切的危机,都会潜伏在这深不可测的黑夜之中。

    “宝宝乖~宝宝乖~”欣悦抱着怀中的孩儿一句句哄着,小娃子似乎是把这一月该有的啼哭似是全都存到了现在,这让欣悦的兴奋伴随着忙碌一直不能得闲。

    嘎吱~耳边传来推门声,欣悦警惕的抬头一看。不是别人,正是欣悦朝思暮想的夫梦李无涯。

    “无涯!”欣悦樱唇微启,柔声唤道。

    李无涯应了一声,从欣悦手中接过小李白,这小家伙倒是识趣,到了自己爹爹怀里却是一声也不哭了。李无涯难得一笑,看了欣悦一眼,不觉间温和了几分。

    “夫君,您为我们的孩儿取个名字吧!”欣悦巧笑道。欣悦身为妾室,为李无涯添得一丁却毫无修炼天赋。她自知身份卑贱,一向低眉顺眼,谨小慎微。

    李无涯侧望夜空,眉头微皱,忽觉夜空星河翻滚,岁星耀眼远远掩过其他星辰的光芒。

    “就叫做太白吧!”李无涯以商量的口吻说道,但是脸上却是写满了不容置疑。

    欣悦一向逆来顺受,只是这番却不得不争辩,眼圈变得红润,嘤嘤哭道:“夫梦,这太白一名与岁星相冲,怕我孩儿难以长命矣。”

    李无涯从未见欣悦反驳自己,心中讶异:“妇道人家懂些什么,我李无涯的的儿子就是要逆天而行,说什么岁星妨命,太白就是要成为那夜空中最亮的一颗星!”李无涯话说的斩钉截铁。

    “夫梦,此名太过招摇,不如折中去个太字,平日以李白为称如何?”欣悦几乎是在央求了。

    看着欣悦那楚楚可怜的模样,李无涯不忍再拒绝,也觉得李白之名,亦是不负恢弘大气。便点头应允下来。

    李白,李太白,仿佛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前后两世,李白之名却是未变丝毫。

    “欣悦,我这番前来是向你辞别的。”李无涯捏住欣悦的葱白小手,一双含情目凝凝望着娇妻。

    “夫君要往哪里去?”欣悦被李无涯的动作羞得脸色微红,连忙问道。

    “此番与温玲斋结怨,我已经不止一次遭到那贼妇人报复了。”

    欣悦听得此话,心头一紧。

    “哼,不过她派来的那些个虾兵蟹将都被我做掉了,此事我李家占理,料她也无法从温玲斋总部招来援手,就凭她在托凡城那些小喽啰我还不看在眼里。”李无涯神色愤愤的说道。

    “夫君,那温玲斋在帝国里手段通天,咱们可不敢与之为敌。”欣悦也是名门闺秀出身,家门中落为李无涯所救,只是委身李无涯之时他已有家室,只得以做个填房。两人也算恩爱,只是正房跋扈无礼,时常欺凌与她,而李无涯府内事务繁多,欣悦性格偏柔,常常忍气吞声。

    “这些日子我要去锁虬湖湖底探索一番!”

    “呀,锁虬湖!夫君何必涉足那等险地?”

    “此事我意已决,上次潜入湖底,我发现那里有一所洞府,想必是哪位前辈所留洞府。另外我买下了一处别苑,名叫风月雅舍,你和小家伙姑且在那里住下吧!”

    欣悦心中一暖,想必是丈夫意识到自己平日身在李府多受委屈了,特意为自己买下一处别苑。

    欣悦的脸色绯红,看的她如此情动,李无涯眼神逐渐变得迷离。小李白只觉得宽大的床铺却变得有些拥挤。

    ……

    流年似水,悄然流逝,不觉间,欣悦已经带着李白在这风月雅舍生活了十二年。岁月似乎并未在欣悦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仍是那般风华绝代,但是李白的成长却是见证着时光的飞转,十二岁的他已经有了她母亲一般的身高了。李白面庞细腻白皙,人虽生的消瘦,却丝毫不显得疲弱,一双狭长的眸子透露出逼人的灵气。

    欣悦本就是大家闺秀出身,自幼习得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反而不喜那些打打杀杀的武技功法,只是李无涯对李白仍旧是抱有一丝期许,所以李白在学习琴棋书画之余,还要背上一两句的酒谱。李白对于酒谱也是厌恶的厉害,但是对酒却是喜欢的紧。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在他九岁的时候就获得了一个酒葫芦,那酒葫芦之中会源源不断的产出酒来。这是他前世随身携带的一件宝贝,已经嵌入了他的灵魂之内,所以会伴随他来到这虚无世界。被封锁记忆的李白自然不知道,但是这丝毫不影响他享用那葫芦之中的佳酿,每次饮完都会觉得神清气爽。

    “娘,我要去后山打些野味来。”李白裹了一身兽皮,说着就要上山去了。

    “不行,后山太过危险,你不能独自去。”欣悦柳眉一横,眼神之中却是无比宠溺,佯装发怒的说道。

    “娘亲,我已经是个男人了,不就上个后山,怕得什么,李二不也就比我大一岁嘛,也没见他遇到什么危险。”李白却是不以为意,撇嘴道。

    “李二已然启灵,成为了酒元境的修炼者……”欣悦说着说着就怔在了原地,她想起了自己孩儿无法修炼,这样一说,怕是又要戳中他的伤疤了。

    ”这样吧,让陆人甲和陆人乙随你同去。欣悦做出让步。

    李白走在前面,身后的陆人甲却是冲着陆人乙小声嘀咕道:“小乙,你说咱们少爷怎么会是白色酒气伴生呢?”

    陆人乙皱了皱眉毛,陆人甲接着说道:咱们老爷可是城中有数的天玄高手,怎么会生下这样没用的少爷呢?陆人乙把手凑在了陆人甲的耳边,说道:“听说啊,咱少爷是夫人和隔壁老王的私生子!”

    “呀,小乙这话可不能乱说啊!”陆人甲虽然这么说着,却是已经笑出了猪叫声。

    “哼,你看这几年来,老爷来过这风月雅舍几次?”

    这些话李白全都听在了耳朵里,他二人说自己如何倒是无所谓,十二年来废物两字似乎从来没有一天不在他的耳畔响起的,哪怕是他的三个同父异母的姐姐对他也从未看好过。

    只是后面那些话,已经辱没了他的母亲,他哪里肯继续忍气吞声。

    “混蛋,李白举起手中的弓弩就冲着两人砸了过去。”

    两人虽然打心眼里瞧不起这个废物少爷,不过总归也不敢对自己主子动手,任由长弓抽在自己身上。

    “呦呦呦,废物欺负起自家家丁来倒是很威风嘛!”一道破锣一般的声音传来,李白扭头看去正是洛家的洛修。洛家和李家势力相当,在这托凡城中是争端不断,而且李白的长兄就是死在了与洛家的争斗之中。所以两家算是世仇,李白没想到能够在此遇到洛家的人,因为这里是李家的地盘。

    “洛修,我怎么做与你何干,还不快从我李家的地盘滚出去!”

    “你家地盘,呃哈哈,你爹早就归顺我洛家了,现在这片地盘正是本少的后花园!''洛修猖狂笑道。

    “去,把这个废物给我轰走!”洛修吩咐身边的两个随从。两名彪形大汉捏着拳头靠近李白,陆人甲和陆人乙自然不能袖手旁观,但是他们却有着装无能的本领。只三两下,就躺在地上哭爹喊娘的。两名彪形大汉,分别捉住李白的左右两肩。

    洛修一拳砸向李白,后者本来就处在盛怒之下,却也不知哪里来的气力,竟然把左边的大汉甩开,大汉身形一退,就砸在了洛修身上。

    “笨蛋!连个废物都抓不住。”洛修被砸的七荤八素,破口大骂道。

    那名大汉受骂后,也是心头发狠,一双铁钳夹住了李白的肩膀。

    “你倒是在动呀!”洛修挑衅道。李白狭长的眸子里透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凶戾之气,洛修看了一眼就赶紧收回目光,仿佛那眼神能够吃人一般。

    “哼,还敢瞪我!让你瞪,让你瞪。”洛修对着受两名大汉钳制李白拳打脚踢。李白俊秀的面庞变得青紫交加。

    砰,洛修又打一拳,拳头还未打在李白脸上,自己的身体却是远远地抛飞出去。李白趁他不备,运足力气,狠狠地踢了出去。这一脚直接让他趴到在地上,洛修爬了起来身体却是弓成了虾米状。

    “给我打,把这废物往死里打!”洛修有气无力的叫嚷着,他一口一个废物,实则他自己也没有修炼天赋,只不过仗着娘家人,在洛家颇为得势。

    “住手!”一声娇喝传来,李白定睛一看,嘴角不禁抿过一抹苦涩。

    “小白哥哥,你上后山来怎么不叫上我呀,可让我好找啊,你的脸……”女孩径直上前,拿出手帕擦拭李白嘴角的血迹,两个大汉却是不敢再动丝毫。

    “梦蝶,我教训这小子与你何干!”洛修色厉内苒道。梦蝶乃是托凡第一世家梦家的宝贝疙瘩,自身更是橙色酒旗伴生的绝佳天赋。洛修万万不敢开罪与她。

    “哼,谁敢动我小白哥哥,就是与我过不去!”梦蝶捏了小拳头,冲着洛修比划道。

    “蝶儿,这里没你的事赶紧回去吧。”李白舔了舔嘴角的鲜血,故作平淡的说道。他可不想凭着一个小丫头替自己解围。

    “就是就是,这里没你的事。”洛修附和道。

    “哼,有我在的地方就没人能够欺负小白哥哥!”梦蝶说着一脚猛地踹向了洛修,后者虽是一向跋扈嚣张,此刻却不敢作出任何忤逆的动作,越是喜欢欺负人的角色,就越懂得趋炎附势。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他们心中是最有数的。虽然梦蝶没有任何战斗力,但是洛修不敢动她一根毫毛,只是悻悻地离开了。

    李白心中余气未消,怒道:“洛修,你记住,下次我一定会找回场子的!三天后咱们还在这里单挑!”

    “哼,到时候就怕你不敢来!”洛修讥讽道。

    待洛修几人走远后,梦蝶娇笑道:“呀,小白哥哥你还要跟这家伙打架,小心我回去告诉悦姨娘哦!”

    看她俏皮的模样,李白不禁失笑,捏住了梦蝶琼鼻,笑道:“臭丫头,看你还敢不敢去告状!”不料,一笑却是扯到了脸上的伤口,呲的倒吸一口凉气。

    “疼吗?”梦蝶拿了手帕在李白脸上轻轻擦拭,关切道。

    李白没有答话,扫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陆人甲乙两人,心头怒气又生,想着日后再与这两个混蛋算账。

    转头又与梦蝶说道:“蝶儿等到回去你千万不要告诉我娘这件事,只说我是抓野兔时不小心跌了一跤,免得她又在我耳边唠叨,行吗?”

    梦蝶小脑袋摇了摇,李白抓住了她的双臂。小丫头的脸上立刻飞过一丝酡红,继而点了点头:“行倒是行,不过小白哥哥可要答应我一件事情哦。”

    “什么事?”李白挑了挑眉毛,眼神中飘过一丝不耐。

    “先不告诉你!”梦蝶俏脸一红,嘴角勾起甜甜的弧度,却是背过身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强力推荐

最新签约

点击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