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小说网
当前位置:阅读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总裁豪门 > 总裁霸爱:娇妻领证吧

第二章前女友

小说:总裁霸爱:娇妻领证吧 作者:夭夭 更新时间:2018/4/25 14:43:44 字数:2121 繁體版 全屏阅读

    怼完谭梦娴,郑以沫背靠着冰冷的铁门站了好一会,才让心湖中的波浪平息下来。

    别看她面对谭梦娴的时候口齿够伶俐,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内心中有多么的惶恐和不确定。

    是的,那个女人说的都是实话,陆江北没有理由跟自己这么普通的女人有太深的瓜葛。

    “郑以沫,开门!你有什么资格躲在江北的房子里面?”

    门外传来谭梦娴气急败坏的声音,敲门声如同雨点一样砸在郑以沫的心上。

    三年里,没有哪一个瞬间像现在这样,让她感到特别的委屈和失落。

    郑以沫望着客厅,狠狠咬了咬嘴唇,她忽然有种特别强烈的想法,如果陆江北还是不愿意给这段关系一个明确的定义,那么,结束,或许是件好事!

    她走进陆江北的卧室中,把自己留在浴室中的洗漱用品一股脑的塞进了小提包里,刚一回到客厅,却听见门外的敲门声忽然间停住了。

    接着,竟然响起了钥匙开门的声音。

    “哈,没想到吧。江北,可是给过我钥匙的。”谭梦娴慢悠悠的走了进来,“郑小姐,你这都还看不出谁跟江北更亲近一点吗?”

    一把看似普通的钥匙在谭梦娴细长的手指上转着圈,郑以沫的目光随着它滑动,其中的惊愕和失落并没有逃过谭梦娴的眼睛,她的表情越发的高贵而刻薄起来。

    “呵——”

    “郑小姐,其实你还可以安慰自己,江北是忘记给你钥匙了。”

    “嘻嘻,你猜猜这说明什么呢?”

    “大概说明陆江北没有换锁的习惯吧。”郑以沫抬了抬眼皮,维持着自己仅有的自尊。

    虽然这再次激怒了谭梦娴,“伶牙俐齿的小贱人!”

    “既然陆江北给过你钥匙,那么谭小姐真应该早点拿出来。站在门口大呼小叫的,实在是让别人看笑话!”

    郑以沫微微笑了笑,“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出门。告辞了。”说完昂着头,面无表情的走出了房门。

    直到陆家彻底消失在了视线之中,郑以沫的脸上终于浮起了讽刺而凄凉的笑容,她自嘲般的轻呵一声,慢吞吞的摇了摇头。

    却说郑以沫抽身而去,剩谭梦娴一个人在屋子里气得直跺脚。

    “嗯?”十厘米的高跟鞋忽然踩在一张纸上,赫然正是郑以沫的孕检报告,谭梦娴的脸色“唰”一声由青转白,又由白转红。

    “小贱人!”她咬牙切齿捡起那张纸,两下便撕成了碎片。

    南城这几年发展迅速,已经成为整个南方最大的经济中心,吸引的权贵越多,各种各样的争纷也就越多,想要占据政策法律的制高点,最重要的就是要拥有一个能力超群的律师。

    陆江北作为南城律政界最耀眼的新秀,炙手可热。

    当他处理完所有的事情驱车回到住所的时候,发现窗帘后面隐约透着灯光,唇角勾起,冷峻的脸上浮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

    郑以沫这女人是在这里待了一天?

    那还真是少见。

    陆江北拿出钥匙打开门,正准备换鞋,便听见一个娇柔婉转的女声响了起来,“江北……”

    陆江北身躯一顿,浓密的眉立刻蹙了起来,他侧过头看见谭梦娴穿着一身薄如细纱的睡衣,楚楚可怜的站在玄关尽头,小灯的橘黄色光芒落在她的脸上,将眼中盈盈的水色衬托得尤其明显。

    “怎么是你?”陆江北低下头,继续换鞋,“以沫呢?”

    谭梦娴假装没有听到他语气中的疏离,自动忽略他的问题,“江北,我真的……很想你。”

    “你以前的社交软件都不用了,电话号码也换了,微信我又没有。所以,想着过来这里看看。幸好,你还在这里。真是太好了!”

    她的声音包含着复杂的情绪,欣喜,失落,思念,爱慕……,像汹涌的海浪,让人很轻易的就随着她的情绪沉溺其中。

    只是,陆江北是铁板一块。

    他换好鞋,径直走进客厅,与谭梦娴擦肩而过,甚至没有多看她一眼。

    “我问你郑以沫呢?”

    “别告诉我你没见过这个人。既然你能站在这个屋子里,那肯定是她放你进来的。现在,告诉我,她人呢?”

    修长的手指拿起桌上的茶壶,微微一倾,茶水便斟满了茶杯,陆江北轻轻呷了一口,投向谭梦娴的眼神冰冷得如玄潭寒冰。

    谭梦娴来之前猜到了陆江北不会那么轻易的重新接纳她,但却没料到他竟然这样的不念旧情。他的问题和眼中的冰冷像刀子一样,撕开了她做的所有心理建设,怒火喷涌而出,“嗯,我见过。”

    “人呢?”

    “被我赶走了!”

    “呵,我问她跟你是什么关系,她也说不出来。我想大概是一夜情的炮友吧,就赶走了!”

    “啪——”

    陆江北将手中的茶杯重重的砸在了茶几上,金刚底座承受着主人澎湃的怒火,发出“吱”的呻吟,高大的身躯站起,几乎是一瞬间便逼到了谭梦娴面前。

    阴暗的冷眸中充满了摄人的压迫力,谭梦娴忍不住打起了寒颤。

    几秒钟后,陆江北不由分说的拽住谭梦娴的胳膊,径直将她拉到了门外,“你最好祈祷她没什么事!”

    说完,他将门反锁,坐进了车里,一踩油门徜徉而去,留下谭梦娴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院子中间。

    陆江北开着车直奔郑以沫在南城的住所,没找到人;又沿着街道把她喜欢去的地方都找了个遍,接着开始搜索人在失意时比较喜欢去的公园和广场。

    不拿方向盘的另一只手则不断地在手机上摁着重播键。

    电话久久无人接听,只有无线电波的声音。

    陆江北目无表情的注视着前方的街道,冷峻的侧脸在路灯光下有种说不出的沉郁阴森。

    又一次拨通电话,这次只响了两声便被接了起来。

    “喂——”

    “哪位?”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慵懒的男声,陆江北一愣,刚要出口的关切生生咽回了肚子里。

    他不说话,眼中浮起了密密麻麻的寒芒。

    “喂,你哪位啊?”

    “是找郑以沫吗?”

    电话那头的男声继续问道,看样子可以排除手机被偷了之类的可能性。

    陆江北扣在方向盘上的手指泛起了白色,他抿着唇,幽深的瞳仁像是两个黑洞洞的漩涡。

    片刻之后,他伸手,挂断了电话。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强力推荐

最新签约

点击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