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小说网
当前位置:阅读小说网 > 古典言情 > 穿越架空 > 家有悍妃:摄政王独宠

第25章 挑拨离间

小说:家有悍妃:摄政王独宠 作者:小 妮子 更新时间:2018/7/12 8:22:48 字数:3016 繁體版 全屏阅读

    风清韵看着这一干女人,不说什么她们还不放过自己了?

    她嗓音清冷:“以下犯上,全部杖责二十。”

    同时眼中闪过一丝狠厉,她倒要看看,侧妃还有什么招数。

    凤兰搬了张椅子出来,让她悠闲地坐下,一声令下,院子的仆人已经把板凳架好,压着侍妾们趴在上面。

    侍妾个个抖如糠筛,目光狠狠地剜着小红。

    这一看,风清韵就知道主谋是谁了,笑了笑。

    云墨突然出现,向她点点头,然后对所有的侍妾说道:“跟我走。”

    风清韵挑眉,出现的太及时。

    侍妾们惊喜,还以为云墨过来是得了云离歌的吩咐,要给她们做主,谁知道,谁知道云墨竟然没收了她们所有的财物,理由竟然是她们有钱去买菜,还不吃,浪费。

    她们瞬间有苦说不出,这是个什么理儿?前一秒刚在世子妃这里受了委屈,后一秒世子爷又派人来收了他们的钱财,还用那么一个荒唐的罪名!

    风清韵挑眉,这可不关她的事!

    而此时,云离歌从不远处信步而来,进入别院之后,很自觉地坐在椅子上,就像是看热闹一般盯着她。

    “世子,要瓜子不?”风清韵早就知道云离歌在那里了,现在人出来了,更像是没事人一般。

    “夫人兴致真好。”云离歌语气淡然,坐在那里就像是石桌一般,风吹不动雷打不动。

    “比不上世子。”风清韵看着云离歌,眼里露出一抹笑意,许久不见,她居然有点想念了。

    云离歌不动声色地眨了眨眼睛,为夫也甚是想念夫人呢。

    她不自然的别过头去,轻咳了两声。

    云离歌就这样坐着,看看她准备怎么处置这些人。

    风清韵目光落在一个瑟瑟发抖的小妾身上,“你是谁的小妾?为何来此?”

    “我,我是二公子的小妾文文,已有身孕,不想被赶出府。世子妃,离了齐王府我们娘俩可怎么活呀?”文文说着就开始抽泣。

    风清韵眉头一皱,但是觉得好笑了,“谁说我要赶你出府,你既是二弟的人就该二弟操心便是,我自管不到你。你不管不顾跑到我这里来,莫不是心里有了别人,想背弃二弟,从我这里找借口出去?”

    “世子妃冤枉,文文生是二公子的人,死是二公子的鬼,绝不会背叛二公子的。”文文跪在地上,一个劲儿地给风清韵磕头,哭得好不凄惨。

    风清韵没有说话,目光落到小红身上,煞有介事地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小红,见过世子妃。”刚刚被风清韵踢了一脚,小红略显狼狈,说完还偷偷看了看云离歌。

    “好,今日便与你说清楚,不管你是谁安排过来的,世子不会有侍妾,来一个赶一个,来两个撵一双!”风清韵拍了拍手,起身回屋。

    风清韵教训府中侍妾们的事情以及她嚣张的言语很快又传到了齐王以及云离锐的耳朵里,云离锐瞬间就坐不住了,想着怎么好好教训风清韵一顿。

    而齐王却是对这件事情持怀疑态度,风清韵就算再大胆,也不可能把手伸到他的后院!

    可云离锐不这么想,他一心找风清韵错处,现在机会来了,怎能放过!

    云离锐带着文文再次来到了风清韵那里,直接闯进她的院子。

    文文一进去就躺在地上,捂着肚子哇哇直叫,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控诉风清韵给她下堕胎药了。

    风清韵刚刚沐浴完毕,打算休息,却没想到云离锐突然来这么一出,无奈之下只好让凤兰服侍她更衣。

    一出来,就看到云离锐一脸着急的表情。

    “嫂子啊,不知我的侍妾哪里得罪了你,你要狠心给她下堕胎药,害我孩儿!”云离锐说得义正言辞,似乎真的看到风清韵下药一般。

    文文在云离锐的暗示下,继续大吼大叫,嘴里还一声一声地喊着:“世子妃,世子妃,这好歹是齐王府的孙儿啊,求求你救救他吧!”

    “我可不是大夫,想救人就快去请大夫过府啊!”风清韵淡淡说了一声,递给了凤兰一个眼神,眼神落在云离锐身上,为了陷害她,云离锐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要了吗。

    如此狠心的吗?

    “奴婢,奴婢……”文文说了半天,没能说出一个所以然来。

    云离锐看着都着急,气急,总觉得文文没本事,连个话都说不好。

    “世子妃,大夫到了。”

    凤兰敲敲门,带着年迈的大夫缓慢地走进来。

    风清韵点了点头,指着文文说道:“大夫,这侍妾说肚子疼,您快给看看吧。”

    大夫一听这话,还敢耽误,赶紧让文文起来,还想让她躺在风清韵的床榻上。

    她皱着眉头,却还是理解道:“病人最大,大夫请。”

    云离锐看着淡定自若的风清韵,只觉得有口气堵在喉咙里,咽不下去!

    “大夫,如何?”风清韵站在一旁,丝毫看不出不悦或者不耐。

    “禀世子妃,胎儿并无大碍,好好休养便是了。”大夫恭敬地拱了拱手。

    “嗯,下去吧。”风清韵挥了挥手。

    “二弟,回去可得好好照看你的孩儿,可别在生出什么事端。”风清韵满脸笑意地下逐客令。

    云离锐再气也不能当众发怒,愤怒地对着她冷哼一声转身夺门而出。

    “凤兰,叫人送她回去。”风清韵淡漠地看了一眼,正是白天那个文文。

    “是。”凤兰带着文文出去。

    风清韵见人都走了,才叹了一口气,夫君啊夫君,你这出戏何时才落幕啊!

    “大夫,若待会儿有人问起,你就说我身子不舒服,开了两幅药。”

    大夫躬身应道:“是,世子妃。”

    那大夫刚刚走到世子府的门口,就被云墨给遇到了。

    “大夫,可是这府中有谁身体不适?”云墨看到那大夫是从风清韵那里出来的,还以为是风清韵怎么了呢,不由得多问了两句。

    这城中谁人不知云墨是云离歌身边的侍卫,自然不敢怠慢,他忽然想起那风清韵跟他交代的,拱了拱手,道:“世子妃身体不适,这才找老朽过来看看。”

    风清韵身子不适?云墨可不相信,今早见了还好好的呢。把那大夫叫到一边,随手拿出一袋子银两,交到大夫的手里。

    大夫被明晃晃的银子给吸引住了目光,谄媚地说道:“好像是二公子带了一个侍妾去找世子妃的麻烦,哦,对了好像那侍妾有孕在身。”

    云墨一下子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跟大夫使了个眼色,这才放他离开。

    云墨立刻跟云离歌禀报了此事,让他拿主意。

    云离歌笑了笑,在云墨的耳边说了几句话,让他去办。

    不得不说,云墨的办事效率真的很快,这不派过去的人就被云离锐给发现了。

    “听说了吗?世子那个有了身孕的侍妾文文,我猜啊她就是世子妃的人,不然那日她们闹世子妃,世子妃怎么单单没有收拾她?”

    “你猜错了吧。俗话这母凭子贵,这侍妾都大了肚子,世子妃还没有动静,世子和世子妃怕是被齐王嫌弃了吧?”

    两个丫鬟叽叽喳喳地躲在云离锐经常路过的花园从里,似是无意,但又好像是故意说出来一般。

    “我听说,昨夜那文文还去了世子妃那里呢,好像她们两个还有说有笑的……”

    “你们说什么?”云离锐绕到草丛的后边,指着那两个丫鬟大吼道。

    两个丫鬟佯装着害怕的样子,慌慌张张地从地上爬起来,诚惶诚恐地低着头浑身颤抖。

    云离锐一想到他带着文文去找风清韵的麻烦时,她竟然没有配合他,原来是这回事吗?呵!

    “你们刚刚说的可是真的?”云离锐阴狠地又问了一遍。

    两个丫鬟恐惧地大叫了两个声,不住地点头说是,头都要低到地上了。

    不过,昨晚还真有人去找风清韵了,也有说有笑的, 可那是不是那个侍妾就不得而知了。

    云离锐冷哼一声,迈开步子就往文文那里冲。

    两个丫鬟互看了一眼,赶紧四散逃开,回去做自己的事情。

    云离锐刚刚走出他的别院,不巧地正好碰到了云婉若。

    “哥,你这是去哪儿?”云婉若向来跟云离锐一个鼻孔出气,看到他那么生气的样子,忍不住地问了两句。

    云离锐愤怒地跟云婉若说了一遍事情的经过,而且又越说越气,跟云婉若唠了几句就走了。

    云婉若怎么想都觉得有些不对劲,想要跟云离锐说的时候,他已经走了。

    云离锐径直冲到了文文那里,直接了当地质问她不是跟风清韵串通好了来骗他。

    文文哪儿知道是怎么回事,见云离锐如此生气,忙辩驳。

    可云离锐也不是好东西,直接一脚把文文踢倒,还振振有词道:“你个贱人,竟然敢陷害于我,看我不弄死你。”

    “我真的没有,没有……”文文哭着求饶,企图让她放过自己,放过她的孩子, 可是一切都晚了。

    她只感觉到自己的下体一阵疼痛,紧接着血液就流了出来。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强力推荐

最新签约

点击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