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小说网
当前位置:阅读小说网 > 古典言情 > 宫廷斗争 > 我给昏君下降头

第15章 打了你的贵妃

小说:我给昏君下降头 作者:西瓜冰 更新时间:2018/10/11 19:38:38 字数:2165 繁體版 全屏阅读

    身后传来一声厉喝,赵稷匆匆走到苏白音的身前,认真的打量了一下,关切的问道:“苏先生,你没事吧。”

    既然她说自己是苏白音,那他就这样叫了,反正只要青瑶高兴,对他来说名字只不过是个称呼而已。

    赵稷相信,只要自己能够顺着她的心意来,就一定可以改变她对自己的看法。

    苏白音摇了摇头,淡漠的说道:“没事,只是刚才打了你的贵妃。”

    他没有回头看青月一眼,捧起苏白音的手轻轻吹了吹,“疼不疼?以后不要动手打人了。”

    知道她是女儿身的,只有赵稷一个人,现下看他这样维自己,苏白音还是有些意外的。

    “陛下!”

    青月凄惨的叫了一声,跪下说道:“陛下,这……”

    “瑶贵妃,朕可是说过,没有朕的准许,不许任何一个人进殿,朕是不是对你太过纵容了,让你连朕的话都不放在心上!”

    闻言,赵稷才微微侧了侧身子,不同于刚才对苏白音的温柔,此时的赵稷已然是动了真怒,字字句句都是在数落青月的不是。

    “可是陛下……”

    她的话再一次被打断,现在的赵稷,甚至不想听她的辩驳。

    “住口!瑶贵妃和茹妃,出言顶撞有违皇恩,着罚俸一年,回自己宫里思过两月,什么时候学乖了,什么时候再出来。”

    赵稷冷哼一声,拂袖不再看二人,段公公站在青月的面前说道:“瑶贵妃,您请吧。”

    青月含泪膝行上前,被后面过来的侍卫拦住。

    “瑶贵妃,您就别让我们做下人的为难了。”

    她咬唇又看了一眼赵稷,对放只留给自己一个冷漠的背影,青月将眼底浓重的恨意掩藏,咬紧牙关才愤愤离开正殿。

    “以后我不会让任何一个人欺负你。”

    听着赵稷突然说的话,苏白音只感觉自己的心脏都漏了一拍,这可不像是一个帝王应该说的,反倒像在给她什么承诺。

    赵稷的手臂抬在半空中,他想要把苏白音拉进自己的怀里,却又颓废的放下。

    “陛下言重了。”

    苏白音不动声色的向后退了一步,垂首立在赵稷的身前,眸底是波澜不惊的平淡,没有恨也没有旁的情绪。

    刚好这个时候太医有话要说,她干脆转身离去,还顺手带上了门,把地方留给了赵稷跟他的太医。

    赵稷轻叹了一口气,便没有再说什么。

    “陛下,龙体为重您一定要斟酌用药,一旦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到时候就算是后悔也来不及了。”

    宫中的太医给赵稷诊完脉,当下便以头触底,战战兢兢的说道。

    “无妨,朕自己的身子,自己有数,一切如常便是。”赵稷晃动了一下手腕,显然对于太医的话不甚在意。

    许太医这却不敢顺着他的意思,继续劝慰道:“阴阳蛊的药性极为独特,虽然微臣已经在用药的时候给您压制蛊毒了,可现在看来还是有一部分已经慢慢渗入您的身体了。”

    赵稷淡淡的扫了一眼身上的痕迹,可想到苏白音,他又坚定了神色。

    “一开始给自己下蛊,就是朕心甘情愿的,剩下的事情你都不用管,毕竟现在还有青瑶在身边,只要多加控制,不会有事情的。”

    “陛下!”

    皇帝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好了,朕说怎么样,你照做就是了,如果让别人知道,小心你自己的脑袋。”

    反正左右都是一死,为了自己的家眷,许太医不得不按照赵稷的吩咐,继续给他用药。

    为的就是让苏白音可以不这么快离开,也好让他彻底的回报一下她的恩情。

    见太医收了帕子,赵稷才问道:“你瞧着她现在的反应,到底是不是装的,朕怀疑她就是在赌气。”

    许太医一直都算是赵稷的心腹,所以这件事情他也是知道的。

    “回陛下,微臣得了您的吩咐暗中观察了一段时间,从举止和反应来看,应该不是装的。”

    他本想着,如果青瑶是因为记着之前的事情不能原谅自己,所以伪造了一个苏白音的身份。

    可就算是许太医不说,他自己的心里也已经开始推翻了自己之前的判断。

    一个人如果刻意去伪装的话,怎么都会露出一点马脚,尤其是像青瑶这样的人,她澄澈的眼睛中似乎永远都装不住自己的心事。

    但苏白音一点都不同,她自从来了这个宫中,一直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状态,哪怕遇到了青月,也还是无所谓的样子。

    如果这一切都是装的,那未免也太像了。

    “好,朕知道了,你下去吧。”

    许太医刚起身,踟躇了一下之后复又跪在他的身前,言语恳切的说道:“陛下,微臣请您注重龙体。”

    赵稷阖眸扶额,对于许太医的话并没有任何的回答。

    因为只有他知道,因为这个阴阳蛊,他的身体已经发生了多么大的变化。

    许太医的用药一直都很考究,但迄今为止给自己下蛊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偏偏又是阴阳蛊这种绝世罕见的东西。

    他能够参考的,也不过就是那寥寥的几笔文献记录罢了,所以在给赵稷用蛊之前,许太医就已经想好了事情暴露之后的事情。

    他的命,也早就已经托付在了苏白音的身上。

    若苏白音真的能够医好这阴阳蛊,他照样是皇帝面前的红人,可若是反之……

    许太医迈出殿中,清凉的风正迎面吹拂在他的身上,许太医只感觉之前的冷汗遇风之后直直的刺向自己的身体。

    他擦了擦前额,庆幸的喃喃说道:“谢皇上不杀之恩。”

    许太医走后,寝殿之中只剩下了赵稷一个人,苏白音方才陪着他泡完了药浴,便自己去清洗身子了。

    他把玩着手中的一方丝帕,上面映着轻轻浅浅的花纹,一看便知不是男子的用品。

    那丝帕应该是时间长了的缘故,也不如新的那样鲜亮,可赵稷却像珍宝一样小心翼翼的捧在手心之中。

    “青瑶,你是来折磨我的吧。”

    自从他知道了真相之后,就悄悄的收了青瑶以前的帕子放在自己的身边,赵稷也想过如果青瑶真的就这样从这个世界消失,那么这唯一留下来的方帕,就是他平生唯一的念想了。

    他的面前逐渐浮现起苏白音的面容,跟青瑶垂泪的面庞徐徐组建在一起,就连五官也不差分毫。

    赵稷用了很久的时间,才让自己彻底的相信,苏白音的确是失忆忘掉了他们之前的种种。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强力推荐

最新签约

点击榜